缺角的淚框下僅存的是流離的神話

關於部落格
拼了圖,是張圖,但,卻再也不是拼,圖。
  • 505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想飛的魚

於是我游到一座城市。 城市一片死寂,城市上空盤旋著一隻侯鳥。 侯鳥告訴我,牠遺失了兩樣東西再也找不回來。 我狐疑望著牠,是有甚麼珍貴到牠需要用盡心力去守護和尋找。 「一個叫勇氣,一個叫堅強!」牠說。 也許,這對牠來說,是件比生命還重要的東西。 可是,我也想說。 「我遺失了快樂和自由,所以我游了出來。」
那天,侯鳥甩了甩身上的翼,緩緩掉落了數片羽毛。 可是,卻又在斷羽飛逝前不捨的想要緊抓住幾片。 「我可以用羽毛跟你交換一件東西當做初次見面的禮物嗎?」
「如果你允許,我想用一百二十七滴眼淚作成的回憶與你交換。」 可以嗎?
「………」不語的你,望著漸漸飄逝的羽,戀棧。
其實,真正讓男孩難過的不是放走手中那條魚。
而是沒能真正去當那條魚。
到最後,侯鳥沒有和魚交換那一百二十七滴眼淚作成的回憶。 「那太珍貴,或比生命,我想。」 侯鳥飛向海的地平線,漸離漸小的身影,直至浪起的海水,打濕了男孩,他才想起,
魚,正準備化作唯美姿態遠離……
沒有告離,卻留下絲絲無解。 是因為即將壞的海面使牠們分哩,還是那一百二十七滴眼淚作成的回憶是不言而喻的餞別禮。
男孩離開,他在海邊等待,曾經的等待,是因為,可以看見魚的回憶,如今,這次不知道鳥與魚的分離距離下次何時會再相逢,還是,
鳥與魚本就不該邂逅?
「沒有結局的浪花,只有靜止的念她。」 男孩,回首,莞爾。 醒來,男孩右邊臂膀麻木,嘴角的濕以為還在海水裡, 其實,那只是剛剛睡的一大灘口水沾的濕,
拿起檯燈旁早已涼掉的加半糖榛果拿鐵啜了兩口,醒了腦, 卻發現其實真正的魚不是自己。 那到底,魚是誰。 似誰非誰早已無所謂。
因為,侯鳥已經悄悄離開。
那天,我夢見了是隻魚。 一隻飛魚,可是飛不起來。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那天,我夢見了是隻魚。 一隻飛魚,可是飛不起來。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