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缺角的淚框下僅存的是流離的神話
關於部落格
拼了圖,是張圖,但,卻再也不是拼,圖。
  • 505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隨意揮灑的言情文學-----如果雨停了

在你離開後,我在我们第一次邂逅的公車站牌下吹著九月帶點微涼的秋風,還記得,那時的相遇,是在一個滂沱雨天,然而,在第六分鐘又三分之二秒時,我凝望著腳旁一隻斑駁且即將逝去生命的蝶。 努力掙扎, 顫動羽翅, 好偉大的生命,我想。 枯萎的楓樹掉落在蝶旁,增添幾許詩意,不知道有幾輛公車的經過,凋零的枯葉,也不知因為多少次的起風,被刮落在冰冷的紅磁磚人行道上,我好想問…… 「葉子,你是在等人?還是在等待公車?還是在等我呢?」 因為被風颳起的枯葉,然後,覆蓋在早已奄奄一息的蝶身上,真羨慕蝶,如此牠就不再孤單寂寞了,於是,我習慣性的拿起2B鉛筆和紙張畫著這幅凄美的畫。 葉子,你孤寂不孤寂?是風趕走了你,還是大樹不想挽留你?需不需要我留下來陪你一起淋雨? 「請問…要一起撐嗎?」很多的故事總是在雨天發生,還依稀記得,那天是個挺大的雨天,公車站牌旁只有我們兩人,命運讓我巧遇見了她。 「……不用。」帶點憂鬱氣質的妳,淡笑。 「可是…你的頭髮和衣服都淋濕了,這樣好嗎?」望著她的校服被淋濕到幾乎可以快要看見內衣的程度,於是我的視線趕緊望向早已披上灰黑色外套的天空。 「沒關係…因為我喜歡淋雨…」她的瀏海濕到緊貼著眼睛和嘴角,啪咑,斗大的雨珠正好打在她眼皮上,她依然佇立在公車站牌旁。 「妳…妳…叫甚麼名字…?」因為她的憂鬱和寡言,讓我開始了結巴,但也讓我開始對她感到好奇,我悄悄靠近了她,把傘的邊緣遮蔽在她的頭頂上。 「下次見吧…掰…」於是,她走進了往八里的公車。 女孩離開了,身旁依舊殘留著香味,不知道那是洗髮精的味道,還是體香。 我只知道,她的背後的身影和搖曳的長髮,好美。 「那個女孩……到底叫甚麼名字呢?好漂亮…也好憂鬱喔…」躺在床上徹夜難眠的我,望著寧靜窗外的夜空。 七點十二分,依舊早晨的忙碌,同一個公車站牌,等待著公車,也等待著女孩的出現,氣象播報今天依舊是晴時多雲偶陣雨,抬頭望著早已穿上灰色大衣的天空,似乎是在告訴我,大雨即逝,公車還沒到來的等待,於是我拿出ipod,靜坐在公車站牌的椅子,觀望著早晨擁擠的馬路。 滴咑! 滴咑!雨滴一滴接著一滴地敲打著遮陽板,然而,女孩緩緩站在公車站牌旁帶著純白的耳機,小巧的唇呢喃著,似乎是在跟著歌曲唱,隨風顫動的髮絲,加上沉默的臉蛋悄悄吸引了我。 「早,下雨了耶!」撐起了傘,緩緩走到了她身旁。 「嗯…」她依舊繼續呢喃著,被雨滴淋溼的沉默的側臉,好美。 「那個…我很想知道…妳為甚麼這麼喜歡淋雨啊?」小心翼翼地,喔不!應該是說步步為營的問著,深怕會不小心踩到她的地雷。 「啊…你說甚麼?」不知道是雨聲太大,還是她耳機的音樂太大聲,導致她聽不清楚,二話不說的她搭上了學校專車離開了。 我與她的邂逅,彷彿是在瞬間中渴求停格,那短短的三十五秒也好,這次依然沒有問到她的名字,望著她被淋濕的背影,回憶著她身影的輪廓,在搖晃的公車上,我從背包拿出昨晚用鉛筆畫的素描,不知道爲甚麼畫上的她,好像少了甚麼,微笑,我想。 方才客運的門緩緩闔上的瞬間,就讓我憶起每當聽到鐵門喀咑地扣上時,心糾結成團,我便開始被孤寂攻佔,於是,我開始輕輕細數著早已麻木的心跳聲。 滴答,外頭的雨,又開始沒經過我的允許闖入我的回憶,一滴滴開始氾濫成災,溢滿毫無止盡,記得夢中,墜落在向晚和海岸線的交疊,她折碎羽翼。 哪裡是海的盡頭? 天使問。 僵死的海星仰望著死寂的藍空喃喃著海的寂寞,然而,我開始凝望著離我遙遠的垂釣老者,走近,老者凝視著我,瞬間的凝結,批著灰色上衣的天空開始寫著不是文字的寂寞。 「少年仔,到站嚕!」夢,硬生生地脫格。 哪裡是海的盡頭? 那時,我依舊惦記著這句話。 「哈囉~早安!」將近一個月沒見的她,臉上顯得憔悴萬分,無意間望到她左手腕上包裹著好幾層厚厚的繃帶。 「嗯…早!」反常的她,今日卻沒帶著耳機,而是靜靜的仰望天空,看著雨,沉默。 「最近…你到哪裡了…怎麼都沒在這等……在這遇到你。」趕緊改口的我,也不知道她有沒聽到,只見她兩眼無神地繼續凝望著雨滴。 「沒…」 「那…你今天怎沒戴耳機…?」 「因為……」她,開始緩緩低著頭喃喃著。 「嗯?因為甚麼?是不是…怎麼了?可以跟我說說看,看我能不能解…」我開始放輕口氣安慰著她。 「因為他再也不等我了!」霎時,她抬起頭望著我,溢滿了淚框,雙眸的紅寫滿她對那份愛的執著,如今,轉化為過多的崩潰和悲傷。 語畢,公車的門緩緩打開,她轉頭掩面快速朝公車急奔而去,貌似怕讓我看見她最脆弱的一面,宛如剛遭逢雨打風吹的蝶一樣,醜陋又傷痕累累。 「他不願等你,我願意等你。」昔日羞澀的我,這次決定放手一博,不願在灑脫放過,朝她的背影追過去。 於是,追過去後,踩到一個大水漥,跌倒,手鬆脫,傘離手,畫從書的夾層中鬆落滑出,躺在沾滿雨水的窪地裡,雨滴打溼了我,也打溼了畫。 有好一段時間,我們相視沒有說話,只見她的唇緩緩顫動。 「那我問你……」 「嗯…」 「如果雨停了,你還會繼續在原地陪我一起等到下一場雨季來臨嗎?」 「嗯!一百場、一千場我都願意。」我堅定的望著她。 「你白痴喔…哪有下這麼多場雨的,你要變禿頭喔?」 她,終於破悌為笑了。 我,咬緊牙起身抱緊她。 「呵呵!那…可以告訴我,爲甚麼今天沒戴耳機?」至於手上的傷和將近一個月的消失我和她都心知肚明了,我便沒在追問。 「因為…有人說,雨聲可以讓一個人更聽清楚自己心裡的聲音,讓自己更接近自己,況且我之前要戴耳機,是因為聽著他以前介紹給我的歌,好思念著他,現在不需要在天天帶著耳機了。」 「好了,都是你一直發問,現在可以換我問你問題了嘛?」她,嘟起小嘴真是可愛。 「請問,現在我的校車走掉了,還要過很久才會到,你要我今天怎麼辦啦?我要被記遲到了啦!」 憂鬱的天使, 開始展開傷口復原的羽翼,翱翔藍空。 那天回到家,在夢中,雨倒是停了, 老者告訴我:「所謂的盡頭,就是沒有盡頭。」 我,莞爾。 「對了,妳叫甚麼名字?都忘記問你了。」 「我叫,雨亭。」 如果雨停了,你還會繼續在原地陪我一起等到下一場雨季來臨嗎? 雨亭......雨亭,雨,真希望真正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