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缺角的淚框下僅存的是流離的神話
關於部落格
拼了圖,是張圖,但,卻再也不是拼,圖。
  • 505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隨意揮灑的言情文學-----旅人‧終點(下集)

剛進公司大門,八點沖咖啡,八點十五分到辦公室電腦開機登入Windows桌面,八點三十分開早晨簡報,九點十分開始收集客戶與廠商需要的設計藍圖,十二點以前送到設研部設計模型,下午一點,厄…應該說是兩點,嗯,這才是我午餐的時間,有時一個禮拜都在加班,加班到晚上十點才能離開公司,一樣的早晨、一樣的業務、一樣的忙碌、一樣的加班、但是Drink bar依舊是幾乎天天報到,反正,也是喝免錢的,不去白不去。 「程…我啊!下個禮拜啊…黃總他給了我一張去吉打的機票,要我與那的一家仲介公司簽約合同。」早已被酒精攻佔的我,趴在桌上喃喃著。 「喝喝…吉打?哪個鳥不生的鬼地方啊?」小程擦乾著剛洗乾淨的高腳杯。 「馬……馬來西亞啊!」雙眸半張的我,抬起頭咧著嘴笑,無力的手舉起酒杯,搖晃著裡頭的酒,黑色的Rum被微黃的燈透著,昏暗下帶點粼粼唯美。 「那…你不就能去找小糖了,到時順便幫我跟小草問好啊!」自個兒樂地的小程倒著琴酒,大口啜飲著。 「是啊!我這次去一定要把她帶回來,不過話說回來,你是在高興個屁啊?又不是你要去。」拾起菸灰缸上未燃盡的菸,吸著,吞吐著煙圈。 「我為你高興啊!不好嗎?那你確定…你這次可以把她帶回來嘛?」小程看似不高興地放下手中的酒杯。 「行!一定,因為我還深深愛著她,但是…我好擔心…不知道時間還夠不夠。」我撚熄手中的菸,感嘆著。 「吭…?時間?甚麼?你今天好怪喔!」小程狐疑地望著我。 「沒有啦!倒酒!提早慶祝!快!別愣著!」我提高音量,拍打著吧檯桌。 「喔好!祝輝哥提早找回失去的愛情,提早結婚,早生貴子!哈哈!」小程提上大杯的酒杯,倒滿著我最喜愛的金色Rum。 「去你的!到時後你倒要給我包一個大包的。」兩人的笑聲迴盪在Drink bar中。 嗯,我希望時間真的來得及。 在外商公司上班的我,平常我的職務是秘書,總是得到經理下班我才能步出公司大門,深夜十點三十七分,我人還在未關門的購物商場買著宵夜,深夜十一點四十九分,我走進了家裡的客廳,嗯,這應該算是我每天的生活作息吧! 「啊!」開啟了客廳的燈,我嚇到了,看到一個人竟然坐在沙發上對我微笑著。 「不好意思喔!嚇到妳嚕!生日快樂!」輝是怎麼進來的,他人不是在台灣嗎? 「我……輝…你是怎麼進來的啊?」我受驚嚇後的微笑,真的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笑。 「你忘了嗎?小草給我的啊!喝喝…看你嚇著的樣子真是可愛,哈哈!妳啊!都忘了今天是妳的生日,傻瓜!忙到自己都不會對自己好一點。」輝拾起打火機,點著蠟燭。 「唉唷…人家最近也是接了很多大客戶啊!跟你說喔!最近好不容易和Intel簽了合約,經理準備要給我加薪了耶!」我宛如孩童般幾乎快跳起來了。 「好好好!來!我特地買了妳最愛的黑森林唷!妳還記得嗎?第一次妳接受我的告白,就是我剛好選在妳生日跟妳告白,也是這塊黑森林蛋糕擄獲妳的心,喝喝…」那晚,你就像個孩子般,得意的滔滔不絕著。 「輝…你知道為甚麼人家…不想趕你走嘛?」放下了手中剛從商場買回來的麵包和水果,整個人撲在他的懷裡,就在他許久都沒擁抱的厚實胸懷裡,一點一滴把多日的寂寞,用淚潰堤著。 「唉唷…有甚麼事情好好說嘛…我怎麼會知道呢?還有啊!我今天傍晚六點從吉多趕車來,就是為了要來與妳復合,以後有甚麼話可以慢慢說啦!」你那厚實的手掌摟緊我,好久了,沒有這樣被你抱著。 「嗯…人家因為你今晚貼心的舉動感動了我,原來你還記得我的生日,輝,你還愛我嘛?」抬著頭望著他,他還是沒變,依舊是沒把鬍渣刮乾淨。 「喝喝…當然愛妳啊!傻瓜!」他也還是喜歡在我身旁點起菸,然後又用我討厭的尼古丁味親吻我的額頭,嗯,他還是沒變,真的好高興,我的輝又回來了。 「輝,我們吃蛋糕啦!你不要再抽菸了啦!到時後身體搞壞怎麼辦,到時後,我就這輩子永遠不理你了,下輩子再嫁給你喔!」我嘟著嘴地切著蛋糕,嘴裡不時嘮叨著。 「好,就這根,最後一根,乖喔!你快切,趕了好久的車,快餓死了。」你捻熄了菸,微笑的望著我,摟著我,那時的微笑,真的讓我感到好幸福好幸福,如果可以,能讓我如童話故事般,時間停止嘛! 最後一根, 嗯,九年來,你這句話聽到沒有萬次也有千次了,是啊!希望這是最後一次了。 也罷, 至少,你人回到身邊了。 「糖,跟妳說喔!明早我得提早走,沒看到我的話,別又像個小孩子般的哭唷!醜死了!喝喝…」他緊緊地摟著我的腰,嘴在耳邊輕輕道著。 「你很討厭耶!才不會勒!那你回來再吃我做的晚餐吧!」我嘟著嘴,捏著他長滿鬍渣的臉頰。 「嗯,如果來得及的話嚕!」睡前,他給了我深深的一吻,印在額上。 那晚,我們互擁到天明, 好久,沒這樣不寂寞了。 「皓呆程,跟妳說喔!本姑娘昨晚超開心的,輝他啊!回到我身邊了,我決定啊!我準備要挑個日子先跟他定個婚再說,你先幫我準備個1977年的紅酒,別忘嚕!」我在電話這頭高興的吼著。 「吭?妳見鬼喔!我才正要打給妳的說,你才癡呆勒!昨晚六點三十五分我接到一通電話從吉台浦斯醫院打來的,輝…他出車禍死了,他們說輝……因為沒有定期服藥和就醫,肺癌的惡性腫瘤轉移到相鄰的器官,部分器官造成衰竭,可能是在意識模糊下誤踩油門撞上貨櫃連結車,警方到現場時……輝他…已經沒有呼吸了。」電話那頭的程,從原本焦急的語氣,漸漸地轉變成啜泣的聲音。 「你…不可能的,昨晚十一點多他還抱我,還和我說話,還……說要祝我生日快樂…還說…還說……愛我的,你因為羨慕我,所以你成心來耍我的對吧?」這次我吼的音量更加提高了。 「輝…輝他說……他說…是小草給他的啊…我…嗚…」因為哽咽而難在清楚言語的我,話語中夾雜著低聲泣鳴。 「小糖…你醒醒好不好,小草昨晚也跟我聯絡過了,她人根本從沒跟阿輝碰面,她人那時候在新加坡和大學的老同學團聚,唉...總之...看到我傳真過去的A4紙了嗎?那是昨晚浦斯醫院給我的死亡報告,我把它翻成了中文。」           姓名:陳俊輝           年齡:31           性別:男性           血型:0           出生年月日:1972/5/26           病因:Lung cancer(肺癌)           死因:車禍           伇時:六點三十二分 你不要再抽菸了啦!到時後身體搞壞怎麼辦,到時後,我就這輩子永遠不理你了,下輩子再嫁給你喔! 好,就這根,最後一根 最後一根, 嗯,九年來,你這句話聽到沒有萬次也有千次了,是啊!希望這是最後一次了。 也罷, 至少,你人回到身邊了。 糖,跟妳說喔!明早我得提早走,沒看到我的話,別又像個小孩子般的哭唷!醜死了!喝喝… 你很討厭耶!才不會勒!那你回來再吃我做的晚餐吧! 嗯,如果來得及的話嚕! 「輝……其實,你並沒有錯,錯的人是我,我一直都在說謊,我只是在耍任性,沒有好好珍惜你…對不起…」一滴一滴滾燙的淚,滑落在A4紙上。 有人說:「旅行的終點,並不在於你所到過何處,而是在於旅人的心是在何處。」 你相信嗎? 其實, 我們, 都是個旅人, 然而,旅程 還未結束。 等待著,塵埃落定,包袱放下的那刻,我們,才真正的感動到不能自己,我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