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缺角的淚框下僅存的是流離的神話
關於部落格
拼了圖,是張圖,但,卻再也不是拼,圖。
  • 505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隨意揮灑的言情文學-----旅人‧終點(上集)

我們暫時分開好嗎? 妳說。 夏末秋初,這是我們最後一次,也是最後一晚約在Drink bar,離別前,妳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也是道別。 燃起一根Marlboro,我沒有回應,只有靜靜地讓妳悄悄離去。 任由酒精濃度36%的Vodka灌醉我,縷縷煙圈圍繞著我。 兩個人的故事,就在那晚畫下句點,多想提起勇氣繼續守護著我對妳說的諾言,但是,又想起,妳曾經對我說, 不要這樣好嗎?我要的是最單純的你。 所以,我沒有起身挽回,也沒有再次把脆弱的我表現在妳面前。 「一杯馬丁尼。」於是,第十三…四夜,嗯,我不太記得了,我只知道只要一下了班,我依舊糜爛在妳離開和道別的bar。 「小糖又和你吵架了?」小程總是俏皮的你帶著一貫的微笑。 小程是我從大學到研究所的死黨,吃飯一起、讀書一起、翹課一起、把妹一起,失戀卻不一起,該死,這是我認為最不公平的地方,當然,小程也是個單身,原本與我同是室內設計唸好好的,卻發了瘋轉學到高雄的某間知名的餐旅學校學調酒,也為了這個少根筋的瘋子,我也從北部轉學到中山大學,然而,為甚麼小程會發了瘋的轉系,也是因為在網路上結識了一個名叫小草的女孩,她很美,每晚總是和小程視訊聊天到快天亮才肯睡覺,也因此她,小程差點延畢,最後也是我每天督促他,讓他低空飛過畢業考,戲劇性地,現在他成了我精神導師。 「分了…」一口飲盡。 「吭?不是快訂婚了嗎?哇靠…九年耶!你們在拍戲喔?」小程因為我的手勢幫我調了一大杯新的金色Rum,這次好讓我灌個過癮。 「唉…或許,我覺得我們還有好多地方不適合。」一大口啜飲著酒杯,杯中冰塊叮叮地相互碰撞著。 「說來聽聽吧!也許…會好點。」小程有點同情的帶感傷的神情望著我。 「我覺得……我們該分開一陣子…」妳說,整理著準備要去馬來西亞的行李。 『為甚麼?』我吼著。 「因為…我們其實不適合。」妳依舊把要去旅行的換洗衣褲一一放進行李中。 『……我…哪裡錯了嗎?』坐在床沿,低著頭的我緩緩點起一根菸。 「不知道,現在我也完全說不太上來,輝,給我時間好嗎?別給我壓力好嗎?」妳右手提起行李,左手拾起護照和皮包、手機。 『…嗯…小糖,答應我,到時一定要告訴我妳心中想說的…甚麼都好。』那天,這是我最後能擠出的最後一句話。 「輝,對不起,原諒我的任性。」最後,離別前,妳走向門回首對我說,離別前的微笑,卻是我最沉重的包袱,那九年的承諾,是不是也成一場空。 這是任性嗎? 如果這是妳的任性,那我希望時間到來的那天, 妳要告訴我,我想知道的。 「所以……小糖就這樣大剌剌的去馬來西亞定居了?」小程啜著龍舌蘭,嘴角帶著一抹同情我的苦笑。 「唉…天殺的,鬼曉得啊!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還不是這樣常鬧脾氣,尤其是那個來的時候最嚴重。」我聳聳肩,輕輕搖晃著手中的酒杯,凝視著冉冉的煙。 「噗~~!欸!拜託!有些女孩子生理期來,脾氣不好是正常的好嘛?說這樣…咳咳…」小程整口應該吐了一半在吧檯桌上了吧!咳聲中不時可以聽到“幹”字連連的咒罵。 「好啦!不廢話了,我先走啦!明早我還要跟副總匯報和信義房屋協商的藍圖,掰!」飲下最後一口,捻熄了菸,離開前,還戀棧著麻醉傷痛的酒氣和尼古丁,久久不捨。 那晚,離開了可以麻醉傷痛的保護傘, 當下,我終於能漸漸體會甚麼叫做苦, 甚麼,叫做, 寂寞。 那天,離開了輝,我來到了馬來西亞的檳城定居第三個月了, 午後慵懶的陽光,灑落在皇后灣廣場上,帶點溫暖又令人想入睡的溫度。 第一次,忘記了情傷帶來的寂寞和痛楚。 「所以,你從離開他到現在都沒在聯絡嚕?多久啦?」小草滿口椰漿飯的問著,手上忙著倒著剛煮滾的紅茶。 「嗯…至少現在,我一個人生活很自在很快樂,欸!你這樣會噎死啦!吃東西也氣質點嘛!」我緩緩吹著熟燙的雲吞麵,不時苦笑望著眼前這只有四十幾公斤的女生竟然胃口跟男生一樣大。 「唉唷…人家昨天晚餐沒吃嘛!那…打算復合嘛?」前者的問題,或許就是現在時下年輕人常會犯的毛病吧!而後者的問題,這應該是我想很久卻令我沉默許久的問題,我想。 那天午後,和小草逛完了皇后灣廣場,向晚時分,在新關仔角海邊享受著海風,寧聽著那名為靜謐的孤獨, 少了小草,也少了他,我開始感到好孤單。 我是不是很自私,為甚麼總是看到自己的脆弱和孤獨, 才會想起曾經深愛我的他,還是, 我們本來就不適合,亦或是我害怕面對他, 而用旅行逃避他。 於是,我坐在新關仔角的流動咖啡車旁啜著咖啡,吹著海風,想著我旅行下一站的地點,無意間我聽到Ipod裡播放著聯合公園的 New Divide 音樂裡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歌詞───── So give me reason to prove me wrong to wash this memory clean Let the floods cross the distance in your eyes Give me reason to fill this hole connect the space between Let it be enough to reach the truth that lies Across this new divide 給我理由 去證明我是錯的 並抹去我的記憶 讓你眼中的洪水決裂潰堤 給我理由 去填滿這個黑洞 修補這個空隙 給予真實力量,摧毀那些謊言 跨越新界點 其實,我很早就想要告訴自己, 一直,我都在編謊言欺騙自己。 好讓自己的任性合理化。 那晚,海風很靜, 帶走,悲傷思戀。 一場,愛的很累, 的愛。 除了未入睡的背包客之外, 還有一群和我一樣沉澱悲傷的旅者。 觀望著海,放逐,沉重的一切。 欲看下集請點 隨意揮灑的言情文學-----旅人‧終點(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