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角的淚框下僅存的是流離的神話

關於部落格
拼了圖,是張圖,但,卻再也不是拼,圖。
  • 50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放晴‧天空

那年,小男孩十二歲,每每孤單時總是自己坐在書桌前畫畫, 一片天空,蔚藍。 一顆大樹,老朽。 樹下坐著一個人,仰望天,空。 正當準備為畫上色時, 卻筆頭斷了。 客廳茶几上的電話響了,電話那頭是父親傳來低沉的聲音,說是母親的惡耗。 還來不及上的色,被意外偷走的微笑,流不出眼淚的雙眸,只能聆聽寂寞笑著孤單。 小男孩把頭探出窗外,灰的,好似也缺了色,拿著色筆四十五度向天空胡亂揮了揮,期盼著可以像昨天那樣的放晴。他緩緩把畫紙對摺,也如同把夢也輕輕給對摺。於是,於是,從此他,停筆了。 天氣,陰晴不定, 溫度,忽冷忽熱, 笑容,虛偽腐臭, 這個城市讓他備感厭倦了。 寂莫,是最後留給自己的良友,羈絆。 「好像,又開始要下雨了。」男孩,來到了一個雨的城市,這個國度宛如是一個任性的女孩,開心就燦爛的笑,傷心就瘋狂的哭,無法無天。 嗯,無法無天,就這樣任性的下了一場大雨。 滂沱,不留情。 男孩匆忙的跑過了三條斑馬線,轉角切入了銀行的騎樓下,凝望著馬路上凝亂的人車迅疾交錯,垃圾胡亂裝飾,雨滴節奏點綴,彷彿是誰早已先寫好的劇本。 燃起一根菸,等待並祈禱著雨停,因為觀望這場戲而揚起的嘴角準備繼續吸第二口時,還來不及碰上濾嘴,濃郁帶點奶香的咖啡味緩緩率先攻佔了男孩的嗅覺,排斥了尼古丁,於是,促使他的步伐開始轉身向前移動,經過了牛肉麵店,德國師傅麵包店,書店,寵物店,一條擺滿大小雨窪地防火巷,踩過,濺起。 「好香。」喘息,飢腸轆轆。 咖啡店老闆邊叼著dunhill牌的菸,邊洗著馬克杯,門上的風鈴打攪了老闆的專注,轉頭望向全身濕淋淋的男孩,瞇著眼道:「餓了吧?」 「…………我沒剩多少錢。」望著老闆身後牆上的價目表,喃喃。 「這樣啊!那你打算傻愣在那到餓死,還是先吃再說呢?」語畢,老闆把馬克杯歸位,捻熄了菸,不是同情,也不是關心,淡淡。 十點三十四分,外頭的雨仍舊大的會令人以為是在打仗,咖啡店裡雖然灰暗暗地,但是給人一股愜意且不帶任何惆悵的感覺,正當男孩正在賞玩保羅•塞尚的《打牌人》,老闆緩緩走到跟前,端上了淋滿糖漿的可可鬆餅和一大杯卡不奇諾半糖。 「嘿,還可以吧?」喀嚓,點著菸,老闆拉了對面一張椅子,翹起腿。 「…………………………」只顧埋首狼吞虎嚥的男孩,宛如老闆沒開過口似地。 「哎呀……不知道這場雨會下到幾時。」老闆點著菸灰,端倪著男孩的五官。 「老闆,你剛剛怎知道我餓了。」抿著唇上的糖漿,狐疑望著老闆。 「這行幹久了,感覺吧!喝…」吐著菸圈,啜口榛果拿鐵,口氣帶著幾許滄桑。 「嘖!那老闆每件事都靠感覺。」男孩感覺有點可笑。 「也許,年輕時找馬子靠感覺,選禮物靠感覺,做愛選體位靠感覺,結婚買房子靠感覺,有了孩子需要車子出遊,買車靠感覺,開店選地點靠感覺……現在也是吧!」露出泛黃沾滿菸垢的兩排牙齒,咧嘴莞爾。 「也許這種靠感覺是從以前開始說起吧……」老闆的神情帶點淡淡的憂挹,直視著吧台上的那瓶花瓷裡頭早已枯萎的紫玫瑰。 「從小老爸是個酒鬼,母親是賣紅豆餅兼送報,每當老爸喝完酒回到家,總會把輸錢的氣出在老媽身上,之後高中畢業那年我選擇離家,上了大學之後,個性開始以感覺當作是生活的核心,直到遇見我心儀的女孩──玉琴,在你小學三年級時,那天下午,玉琴過世了,還記得那天天空是灰的,溼氣中帶著憂挹…」老闆再度啜了口榛果拿鐵。 「……隔年我結識了公司的會計主任──怡琳這個女人,兩年後,我不幸遇到金融大風暴被裁員,妻子怡琳跟著有錢古董商跑了,你也一起跟著媽媽到了美國,無消無息。」沒有激動,沒有哀傷,在老闆的神情上唯有淡淡的蒼老, 瞬閃即滅,外頭閃了一道雷,男孩低頭不語。 「對了,孩子,還沒問你叫甚麼名字。」老闆笑的很和藹。 「昊成。」男孩挽起背包準備推開門。 「徐昊成,不錯的名字。」老闆咧開的笑容和臉頰的皺紋交錯。 「老闆你不會這也是靠感覺吧…」男孩緩緩放下手中的背包。 老闆不語,走進了員工休息室,拿出了一個生鏽的鐵盒子,拾起成堆的照片,剛出生時的嬰兒,全家出遊,小學畢業典禮,堆疊如小山丘的照片讓昊成從記憶的抽屜裡也搜翻出些甚麼。 暗黃的水晶吊燈打在男孩臉上, 「爸。」昊成,哽咽。 「怡琳過的好嗎?」父親緊握著昊成的手。 「嗯,但她從沒提過你,只有在爛醉之後,才滿嘴喃喃自語,總說著當初後悔離開。」昊成攤開父親緊握的手,才發現父親粗操的手背佈滿皺紋,他知道那叫思念。 「那就好,那就好…」父親再度點起根菸,嘆道。 「最近店裡想掛一幅畫,想應徵看看嗎?」父親雙手緩緩攤出一張皺摺不堪的水彩畫。 「我就知道你這次問這個問題,不是在靠感覺的。」昊成接過那張十二歲時畫的那張未完成的水彩畫。 店外的雨聲似乎沒有一個小時前的大聲了。 昊成,隨手拿起一杯沒喝完的蘭姆酒灑往水彩畫,畫上蔚藍天空,暈開。 不再深藍的天空, 淡淡, 不帶哀愁。 淡, 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