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角的淚框下僅存的是流離的神話

關於部落格
拼了圖,是張圖,但,卻再也不是拼,圖。
  • 505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望雨

直到現在, 每當下雨我都還記得她那天在雨驟降時對我說的話...... 「每當下雨時,你會想到誰?」 「現在,我好想好想她,現在,她好嗎?」望雨,喃喃。 雨滴,似乎說下就下,需要我帶傘與你邂逅嗎? 沿街伸出的綠色遮雨棚,隔絕了與天的接觸,延伸至下一個街頭,傘,似乎沒有那麼重要了。 嗯,然而,妳所走的每個步伐都和雨滴伴奏,於是你凝望快下雨的天空,若有所思的踩著每個窪地。 那, 是思念嗎? 雨滴落下,漾出一圈圈漣漪,小水漥的面上,幻化出灰色的烏雲相映成心, 思念嗎? 我不知道。 只是愁。 在同一片天空下,另一個國家的雨,是否也如此沁心? 然而,是愁非愁? 已沒有太多的所謂,午後,仰望四十五度角的天空,陽光透著稀疏的光線從陰鬱的雲朵中灑落,空氣中還帶點昨天下過雨的惆悵。入夜,三點十二分,我闔上只看了一半的書,桌上還放著早已涼掉的烏龍茶,吃到僅存四分之一塊的楓糖餅乾,努力想打完卻僅僅只有打完第一段的文章,屏幕上關鍵字上還閃著等待我去打的游標。 於是,我進了谷歌的網頁鍵入了你的名字,搜尋結果出現了九千九百三十個結果,找尋再找尋,依舊找不到那專屬於你的剪影,七年了,總是在夢中時常與你相遇,不一樣的場景,不一樣的服飾,不一樣的笑容,只有唯一一樣的是你的若若大方和豪邁,正視窗外時,已是入夜的靜寂襲身而來。 還記得,在那曾經短短的三年的那天… 「為甚麼哭?」轉頭,看見的是你的默默落淚,在我眼前落淚的那第三滴淚,我遞了張衛生紙給你。 。 「沒事啦!」搖頭,微笑。也許那是你的武裝。 「心情不好?」好奇心重的我繼續猜測。 「呵,謝謝你的衛生紙。」靦腆,似乎也是你溫柔的元素。 「你有為甚麼事情哭過嗎?」很驚訝平時樂知天命的你竟然會問我這個問題。 「有啊!每當下雨時,我總是會些許的有感而發。」轉頭望向窗,聽著下了一整個下午的雨,凝望著雨滴不斷滑落在窗上,樹上的雨水從葉片的兩側順流而下。 「那是不是每次下雨都要感性一次啊?」 「喝…當然不是摟!應該是需要走回那泛黃的記憶吧!我想。」 「厄…可是那我怎都沒看過你哭?」剛才你握在手中劃數學公式的紅筆戳著我的手臂,你含淚,俏皮的笑。 「因為你不曾在我身上看到傷痕,所以你不信我曾被風雨摧打,但是,你或許能在夜幕低垂時注視我的眼淚,在眼淚中彷彿可以看見我曾走過的,旅程。」 那天, 你忘記擦拭在眼框邊的淚珠,還有從你外套口袋掉落在地上的兩塊錢忘記撿起, 話說出口後的那二十三秒, 唯有, 你的表情是凝重,沉思。 「喂!!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嘛?」你正視著我。 「嗯…」愜意的我凝視著窗外雨滴萌舞。 「你都是這樣子在釣咩的嗎???」 「噗!對啊…我比較想釣你,哈…」笑到用力的差點從椅子摔下來的我,只有不斷看著眼前無言的你。 「白痴喔!去死啦!」你咬牙狠狠送我一個鐵鍋般的大拳頭。 三年後,走出校門,我依舊忘了對她告白,也忘了問她是否有喜歡的人,直到現在,每當下雨我都還記得她那天在雨驟降時對我說的話…… 「每當下雨時,你會想到誰?」 噹──── 「放學了,回家吧!」收拾書包時,還不忘提醒著你隔天的數學考試需要套很多公式。 那時的我,害羞也好,逃避也好,我還是沒有回答她,相隔七年之久,我很想現在找到她,可惜通訊錄在某一年資源回收丟掉了,對她只有抱著滿滿的愧歉在入夜後的夢中贖罪。 「你在做甚麼?」下午四點,一位好友小米從遠方傳來一封手機短訊。 「我站在窗邊望著快下雨的天空。」按著手機鍵,微笑。 「我坐在窗邊期待下雨。」另一邊的小米,在高雄。 「於是,陰鬱的藍空閃著白光,嘶吼著。」我再度回傳你,這裡,宛似英國天氣的國度,北部。 正當我準備去廚房陽台收衣服時,手機響起。 小米來電。 「你在幹嘛?」 「在想一個人。」 天空, 再度轟的閃爍一道白光,順閃即滅後的六十二秒,還來不及對你說手邊正在忙待會再回撥給你,也還來不及把陽台僅剩的衣褲收完,天空哭了。 「在想誰啦?」聽著好奇的你問著,當下頗有一股有趣。 「現在,我好想好想她,現在,她好嗎?」望雨,喃喃。 這次的天空哭得嚴重,也哭得大聲,雨勢大到窗前一片白矇矇,這時我很想回答你, 下雨時, 我會想起你。           【獻給高雄的小米,感謝小米部分的文采貢獻,文中無影射該名人物,純分享抒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