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角的淚框下僅存的是流離的神話

關於部落格
拼了圖,是張圖,但,卻再也不是拼,圖。
  • 50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隨意揮灑小說-----雨的國度(二)

滂沱驟雨的國度中, 總是夾雜著細細啜淚的獨白, 憔悴凋零的寂寞往往不可言喻, 於是,當你恪守堅強開始的那刻,我就知道那不過是場騙局,很想知道你那張堅強的面具何時崩裂。 「欸…為甚麼你的錶的時針落在五,分針則在三和四的中間?」小彤手上杯中的馬丁尼混著櫻桃搖晃著,手不斷晃著高腳杯緩緩打量著那位看著手錶沉思的男孩。 「因為,剛好那天我的故事結束在下午五點十七分。」男孩,抬頭微笑。 「騙人,哪可能這麼巧啊?剛結束,錶就剛好沒電摟,騙鬼唷!」小彤,吐舌,鬼臉。 「喝…好啦!我承認,是我故意調的啦!」 「你好無聊唷…為甚麼調?」一根seven srar,喀嚓,一團小火苗,在靜謐的夜裡,格外唯美。 「因為……拔掉電池,讓時針和分針也當當我回憶的說書人。」解釋完的男孩,不語,低頭凝著地上被雨水溢滿的水漥。 希臘式風格的餐廳,被漆滿胴白的看臺,羅馬式的樑柱,在夜間顯得格外的白,顯眼的美。 「不好的回憶吧…」小彤幫男孩詮釋著,吐霧。 「嗯…也讓齒輪休息一下,它跟著我也跑很久了,也很累了吧!我想。」男孩的右手攤開伸向小彤,示意要根菸。 那晚,雨聲很大,兩人雖然曾經是同窗,但不是好友,只是個陌路。 宛如,劃過的流星,從來不與夜裡的繁星有所交集。 「拼圖…你…你胸前的項鍊。」小彤,咬咬唇,點了點菸灰,似乎在回憶著甚麼。 「咳…」 「呵…你第一次抽菸唷?人家吐出來的都是直的,只有你是整團馬上吐出來,你沒吸到肺裡唷~你抽菸的樣子好好笑唷!」也許,這是唯一小彤和男孩有交集的開始。 「以前抽過…戒掉一陣子了。」男孩點了點菸灰,欣賞著彼岸海上的夜景,成對的情侶緊扣手指,夜空不聽話的飄著細細的淚,於是… 雨中,的故事開始,持續著。 「你說…錶停止的時間剛好是故事停止的時間,那跟你的拼圖項鍊有關嗎?」小彤,丟棄菸盒,抽出Marlboro,咬出一根,嘶嚓!燃起。 「有…八點了,雨勢變大了,聽說最近的氣象是陰時多雲有雨,下雨機率80%,而且…有打雷的可能,如果你不小心被雷打死了,那我不就找不到打屁的對象了。」 「靠…你…有種再說一次。」小彤,噘起小嘴。 「哈哈~好啦!我叫杜雨生,你好!你可以叫我小杜。」踩熄了菸,雙手插緊口袋,山上的海風直穿透筋骨,冷到不能自己。 「哦~好感性的名字,為雨而生嗎?呵~我啊!我叫…」 「你叫林曉彤,畢業到現在九年不見了,跟畢業冊上的你差好多,真的是女大十八變,沒錯!我去改過名,本名是杜宇樊。」男孩,打了個哆嗩,眺著遠方的海的粼粼,望了望,瞥過頭,看向錯愕傻愣的小彤 「你怎…知道我是…?」小彤的眉緩緩緊湊。 「改天再把我的故事講給你聽,因為你那雙眼睛太迷人了,哈哈~」。 「吭…?我的眼睛…」 轟隆,兩人相視數秒,沒等小彤說完話,嘩啦,雨勢來得急,也來得滂沱,等不及兩人說再見,雨滴開始趕人。 「喝…下次聊吧!我的手機和地址,給!」微笑,遞給,轉身,最後回眸,再見。 「甚麼嘛~把我當甚麼啊!你覺得我會打給你,去你家嗎?」小彤嬌任喊道。 「我很樂意當你的垃圾桶唷!」莞爾,再度轉身,撐傘,離開。 雙手依靠著看臺,沉思,想著,是夢太真實,還是命運的齒輪在轉動,還是只是巧合,小彤,凝望著牆上的羅馬浮雕,出神。 「小彤,我們先走嚕!你也快回家吧!雨下好大唷!」這時,小彤才回過神應了一個嗯。 「如果這是巧合,也許,是命運為我安排的,雨生,好感性的名字。」小彤緩緩把紙條貼在日記本裡,用原子筆在紙條旁畫了一個大大的箭頭,旁邊註明“油嘴滑舌的垃圾桶”。 回到家疲憊的小彤,總是喜歡把自己壓馬路壓的疲憊不堪,因為她知道,唯有這樣才可以不靠安眠藥和酒精來麻醉自己而安然入眠。 然而,每當到了雨天的深夜時,就會給自己倒了半杯古巴黃金蘭姆,四顆冰塊,雖然方才的壓馬路給身體帶來極大的疲憊和負荷,但依然無法睡去,就這樣小彤像隻小貓,縮在沙發上,放下了包包,凌晨一點三十五分, 一樣的睡不著, 一樣的不先卸妝的打開電視, 一樣的轉著深夜節目,一樣的忘了拿去光水擦拭掉指甲油, 一樣的把電視分貝轉的很小聲, 因為小彤不是想要看電視,只是單純的想要有電視影像陪伴而已,一直到,三點三十九分,手機響起了簡訊的鈴聲,「喜歡噘嘴的小彤,睡了嗎?不要再抽菸嚕?小心你漂亮的皮膚…喝!晚安!」 「哎呀~連這小動作都被你發現,你真是比女孩子還細心也!好~那你有甚麼方法會讓我戒掉呢?」小彤迅速的捻熄夾在食指和中指間的菸,快速的點擊著手機的按鍵。 「下午五點十七分的故事,我的。」一秒、兩秒、三秒……客廳牆上那齒輪轉動聲,使小彤憶起雨生的錶,對,那五點十七分的故事。 「欸…為甚麼你的錶的時針落在五,分針則在三和四的中間?」 「因為,剛好那天我的故事結束在下午五點十七分。」 五點十七分,一個是結束,但是卻要開始的timing。 小彤沒打算再回覆訊息,因為她知道那肯定是個會令人汲然欲泣的故事,可是好奇心終究戰勝倔強。 「嗯……那四月二十一號的星期六,我家對面的橋下旁的小巷裡的Devil bar,那天,我等待你的故事。」 是不是,每個金牛座的女孩的生日,都是這麼的固執、堅毅呢? 如果說咖啡廳是多舌的人愛去的地方,那麼,Bar,就是一個說故事的人最愛去的佳處。      【 請期待第三集,感謝讀者們繼續的支持!感激!!阿狼動力不斷!!!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