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角的淚框下僅存的是流離的神話

關於部落格
拼了圖,是張圖,但,卻再也不是拼,圖。
  • 505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隨意揮灑小說-----雨的國度(ㄧ)

然而,你的心中都以黑當作保護色, 於是,我悄悄打開了你心中那盞熄滅許久的燈, 陳舊黯淡,一閃一爍,照亮了你倔強時築起的那堵斑駁的高牆,龜裂的斷痕裡,爬滿了不是文字的寂寞, 你說,那是故事的開頭, 我問,那結尾呢? 「在海岸線的盡頭。」 你,仰著頭嘆道。 我,心有戚戚焉。 直到,海打了第十三遍,海星落了一片,然候,天使把思念放在天空的最左邊, 於是,雨狂驟的第六夜, 海鷗一併帶走了天使的思念。 你一直以為是天使的戀棧而不離開。 其實,並非是天使的戀棧而駐足。 而是, 天使,受,了,傷。 你說下過雨的天空是你的表情,好淒,好美。 謝謝你送我這幅畫。 可惜,你關上了燈,使我再也看不見那幅藍色的鬱彩。 順閃即滅後的那八秒,我開始害怕再度失去雨的味道。 「你為甚麼關燈?」帶點失落地質問著你。 「因為……天黑了。我怕星星看到我的眼淚。」黯然語氣的你,因為四周被你的保護色再度罩住,所以看不到你的楚楚。 「雨滴…」你憂傷的喃喃敲碎了沉默。 「吭…!?」驚訝中不小心咬到了舌頭。 「你…為甚麼喜歡雨的味道?」想像你好奇的表情是宛如孩童般,好不可愛。 「因為可以聽到很多的故事。」我莞爾。 「嗯………」不知道那時你有沒看見我那抹莞爾的涵義。 那天,天使聽完這句話,於是夾帶著憂傷和疲憊,拍動著受傷的羽翼,開始找尋會下雨的國度。 離別前,沒有央求我擁抱, 啪喳,努力,用力,然後,奮力顫動雙翼,六十七度翱翔往藍空飛去。 沉重的羽翼,沾濕了淚, 掉落的羽毛,沒有重量, 只有片片承載的寂寞, 還有留下的潸潸啜淚。 仰望藍空四十五度角,天空,再度穿上灰色的大衣。 『十四點三十七分,往基隆的莒光號在A月台等後,請勿超越黃線後車區,謝謝』 「靠夭!...到...到站了。」小彤聽到了火車月台播報員的聲音才從夢中瞬間醒來,當下急忙提著小手提包,一身白色上衣,搭配著牛仔窄裙,穿著高跟鞋匆忙走出車站,因為她還有很多重要的『約會』。 最後,受傷的天使,決定開始拍動破碎的羽翼,找尋會下雨的國度, 也許,也宛如作家橘子說的,「一個故事的結束,其實,才是正要開始。」 「喂…你又遲到嚕…扣五百。」一個年約四十餘歲的壯漢喝斥著,他是小彤的老闆。 「拜託啦…這次別扣了嘛…下次我會更早點,我保證。」少女雙眸楚楚的上揚瞥望著壯漢。 「別廢話,十一分鐘前有兩個客人分別跟你買節了,一個是兩節另一個是四節,快去準備吧!」又被再度喝斥的小彤知道沒有商量的餘地了,任由在無奈和慾望的世界中找尋一個適合自己的港灣。 小彤是個大學的學生,也是個援交妹,十五歲那年,父親罹患了Lung Cancer,母親因為無法承受銀行貸款的壓力而離婚了,和一個留美的古董商跑了,留下一個生理早熟的她,開始從班上的同學打聽,從餐飲到服飾,從服飾再到了清潔公司,最後到了發傳單,每一項工作除了年齡限制到上班時間和優劣待遇總總比較,都讓小彤每每放棄,直到在網路上看到了女公關月入十萬免經驗的聳動廣告後,她心動了,她需要這份高薪的工作。 「阿昇,跟你說喔!今天下午我有做夢唷!」小彤倚在一位年約四十的男子胸懷上。 「怎?太想我,夢到我唷?」阿昇玩弄著小彤的髮絲。 「不是啦!講真的啦!人家夢到自己是天使,然後跟一個男孩在對話,而且他胸前的項鍊很特別很好看。」小彤立即坐起身興奮地揮舞著水晶指甲的手指。 「咦?那是…?」阿昇邊挑起眉邊燃起一根菸。 「拼圖。」 「可以多陪我一節的時間嗎?免費…就…就陪我聊天就好了。」 「不行耶…今晚是我跟我老婆結婚週年慶,我得提早回去陪她吃晚餐。」邊說著,阿昇站起身穿緊了西裝褲,也繫上了皮帶,正對著鏡子打著領帶。 「就…一下下…」小彤,眨著沒有淚的眸。 「…抱歉。」喀咑,旅館的門被緊緊扣上。 「臭男人…賤男人…」嬌滴溫柔面具下的小彤,撕裂、潰堤了。 那天,天使似乎開始期望那位男孩的出現,渴望找到故事的結尾。 電視頻幕播放著節目接近尾聲會出現的情歌MV,一段段歌詞讓小彤的腦子空白了好一陣子,感傷到不能自己,小彤再度死在那一段段早已死透的感情裡,回憶,總是讓人又喜又惡,總是甜中又帶點苦澀。 突然一陣玻璃破裂聲把小彤硬生生從回憶拉回現實,「咪咪…你看你,又把花瓶打破了啦...第幾次了...」小彤在咒罵中清理著家貓把花瓶碎片,不輕易地花瓶碎片劃破了小彤胴白的手指。「媽的!痛死了...咪咪不要踩過去唷!」小彤嘴吸著受傷的手指三步併兩步地找尋藥箱,從書櫃旁的茶几提出藥箱,當下小彤毫不考慮的從書櫃抽出一本早已泛黃的畢業紀念冊攤在桌上,桌上吃剩的洋芋片,僅存四分之ㄧ的拿鐵,小彤從馬克杯杯墊下的便利貼,上頭寫的是這星期六國中的同學會,再回過神翻翻紀念冊,三十二個班級中找尋那位男孩。 那夢中的男孩, 宛如,浦公英, 即將和受傷的天使交會。
隨意揮灑小說-----雨的國度(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