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角的淚框下僅存的是流離的神話

關於部落格
拼了圖,是張圖,但,卻再也不是拼,圖。
  • 505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隨意濉灑的言情文學-----雨的故事

原來,我還是一個缺了角般的拼圖。 每當驀然回首,那曾經有過的回憶,宛如老舊黑白電影般地, 一幕一幕地上演。 直到,我聽著雨聲,細數著滴滴啜淚,你走到我跟前,道著千字萬語的酸楚,說是傾訴,其實是,一場沒人不曾在乎的哭訴。 以安和雨亭其實本是不同所學校的學生,雨亭為了以安,犧牲了在台北的某知名音樂學院的大好前程,特地與男孩同校,不為甚麼,好像就為了那單純的愛情,也記得,那時女孩,在網路與男孩認識後,每晚總是以視訊聊天來消遣打發寂寥的夜晚。 那天,一樣視訊聊完之後,雨亭輕輕關上電腦屏幕,依然還在三心二意的猶豫著是否從大都會的明星學校南下與以安同校,也為了這件事情,雨亭和家人冷戰了好久,女孩也因此瘦了好幾公斤。 最後,雨亭不管家人的反對,雨亭還是和以安同校。 「你知道為甚麼我的名字裡會有個雨字嗎?」雨亭緩緩緊扣著以安溫熱的手指。 那時,外頭的雨,正滂沱地驟降著。 「是因為這個原因嗎?」以安另一隻沒牽手的手指,指向正瘋狂拍打窗外的雨。 「呵~你好聰明唷!」雨亭微笑地輕輕捏著以安的鼻子。 「咦?亭,那你的名字跟下雨,這之間有甚麼重要涵義嗎?」以安撫著雨亭柔順的髮絲 「因…因為……我母親跟我說,她在大學的時候,她喜歡了班上一位男孩,那年暑假,我母親懷孕了,那時,她才19歲,不敢馬上給家人知道,很想拿掉,但,她很深愛著那位男孩,也不想要傷害到這個小生命,一直不斷不斷地試著連絡到那位男孩,問了他最要好的同學、老師,直到他的父母,找到他人時,才知道他正和另一個比她更漂亮、更會撒嬌的女生交往,她一直站在門口,聆聽著門內那兩人的打情罵俏,也聽著那時窗外狂瀉的大雨,心,好像那時的天氣一樣。」濕潤的淚珠緩緩滑落在雨亭嬌滴的臉蛋上。 「那……後來,你母親有告訴那位深愛的男孩說,她……懷了他的孩子嗎?」以安不捨地急忙拭著雨亭的淚痕。 「沒…有,她在門外站了許久、許久,她那時好恨自己為何愛上一個這樣的男生,那時身心俱疲的她很想輕身,但是……她又想到了肚中的…我。」雨亭放聲啜泣的緊抱著以安。 那晚的雨聲,好大,但是, 雨亭的啜泣聲,似乎也快要掩蓋了雨聲。 似乎,那場大雨,是場震撼的洗禮,然而,每一場雨季的來臨, 總是,等待著我們去慢慢體悟。 那怕,那會是個痛徹心扉的澈悟。 其實,雨亭本可以忘掉這些傷痛,但,每當到了滂沱的雨天,那種傷沉的痛,就一點一滴的扎刺著心。 「我母親希望我長大後可以記得那場教訓,也可以長得亭亭玉立,以安,你會好好愛我對吧?」雨亭那雙無辜的淚汪汪的大眼凝著以安。 「傻瓜,我當然會好好愛著你啊!」雨亭緩緩止住了淚滑不止的淚珠,輕輕地依畏在以安暖暖的懷裡。 雨亭和以安和其他情侶一樣,總是親密地一同上課,甜蜜地一同下課,假日除了簡單地打打教授出的論文和作業報告之外,雨亭也會邀著以安甜蜜的逛街,雨亭也會不時地拿著自己親手做的蛋糕到以安的宿舍,雖然雨亭的手藝總是會讓以安勉為其難地吃完整個蛋糕,但心裡總是甜滋滋的。 還記得,那是一個情人節的前一個禮拜,雨亭為了要給以安一個大大的驚喜,雨亭故意不說何時要去宿舍找以安,當然,以安也是很忙的,不是忙著寫論文,不然就是忙著要打給教授的電子檔,最後就是忙著補眠,嗯,身為女朋友的雨亭,倒是真的要好好給以安補補呢! 「呵~你對人家這麼好唷~那你今晚想吃甚麼啊?」一位嬌滴滴的聲音從以安的門內傳出。 雨亭,在門外沉默聽著外頭的雨聲。 「哈!當然是吃妳啊!」兩人的喝笑聲陣陣傳出門外,聽在雨亭心裡,又酸又痛。 那天,雖然只是情人節的前夕,但似乎, 也是一場像雨亭口中說的那樣的大雨。 「『啪! 』不要臉!虧我這麼愛你,你這王八蛋!」雨亭迅速抽出包包中的鑰匙,衝進屋內二話不說,一掌熱辣辣的耳嘓子印在以安的右臉上,之後就迅速地離開那傷心之地。 離別前,雨亭並沒有用憎恨的眼光瞪著那女孩,因為她知道, 雨亭和那女孩都是個受害者。 「雨亭…對不起,希望你可以諒解我做的這一切!」地上被踩爛的蛋糕裡頭夾著一張小紙條“寶貝!情人節快樂! 愛你的亭 ”,以安臉上緩緩滑落著一滴滴不捨和痛心的眼淚。 一隔十六年,雨亭依舊單身一個人,雖然,早已沒了愛情,但事業卻女強人般的驚人,而身邊的死黨也陪她度過這不堪回首的十餘個春夏秋冬,也幫她走出了曾為一個男人尋死的念頭和傻行為。 直到,那天,雨亭因為多年來在外商公司的良好表現,被公司晉升為CEO,準備搬往台北的前一天晚上,在書房的小抽屜裡,抽出了一張泛黃的信封…… 女孩緩緩打開緊密的信封,風中清拂著女孩的秀髮。 「對不起,其實,當時我知道妳不可能冷靜地聽我解釋的,當然,我也不想讓妳知道,我是個癌症末期的患者,我不想拖累妳的大好光陰,那場戲,雖然很傷妳的心,或許,當妳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不在了,亭,我真的好希望好希望下輩子,喔不!是十輩子我都願意當妳的寶貝,甚至娶妳當妻子,直到老了,我們一同到了生命的盡頭時,我們一起抱著點滴甜蜜的回憶,共同結束,可惜,這輩子真的無緣做夫妻,答應我……」女孩微顫的唇,道著信中的一字一字,酸楚又痛心。 然而,當雨亭翻到了第二張信紙時,上面沾滿了幾許乾枯的血滴。 「……亭,下輩子一起做結髮夫妻可以嘛? 愛妳的安 」 然而,那信中的一字一字刺傷女孩的心,落淚了許久、許久,她好後悔當初應該聽他解釋的,也應該冷靜留下來的,不應該就這樣離開他,她的旅程,總是希望可以在奔波和顛玻中找尋一個安心的平衡點。 「願意、願意、願意………一百輩子我都願意,安…你回到我身邊好嘛?我真的好愛好愛你唷…唔嗚……」雨亭潰堤般的宣洩著洪水般地啜淚。 那晚,還記得, 離別前,翩翩起舞的蝴蝶,問著女孩:「淒美的故事,會有彩虹嗎?」 這是我曾經聽過的一個故事,也是一個在雨中狂瀉驟降的淒美故事,不知道,這是老梗了,還是… 這是一個你未曾聽過的故事。 其實,這篇故事,我聽過,但也不知道, 你聽過嘛?還是你親身經歷過? 這場雨,其實下得不逢時。 因為, 暴雨,總是在那一剎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